欧阳天祥:他颠覆了整形美容的观念

第8期 2015-11-30

本期介绍

  欧阳天祥,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整形外科科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医学博士、研究生导师。

嘉宾介绍

欧阳天祥

主任医师

所在医院: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

擅长疾病:整形美容

  【问病.访谈】导语:欧阳天祥,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整形外科科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医学博士、研究生导师。学术任职:中国整形美容协会理事、泛亚面部整形与重建外科学会中国分会理事、上海市中西医结合学会整形美容主委、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医学美容专业委员会长三角地区专家协作组第一届主委员会主委、国际整形重建与美容外科学会(IPRAS)会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医学美容眼整形主委、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抗衰老协会副会长、中国整形美容协会眼整形协会副会长、中国整形美容协会面部年轻化会副会长、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会小儿整形外科副组长、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会血管瘤与脉管畸形专业组副组长、中国医师协会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中国医师协会整形与美容分会微创抗衰老常委、泛亚面部整形与重建外科学会激光与微创抗衰老常委、中国医师协会整形与美容分会脂肪整形常委、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医学美容专业委员会微整形常委、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会微创美容委员、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会激光美容委员、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微创与皮肤整形美容分会激光委员、中华医学会美容学会美容外科专业组成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医学美容委员、上海市整形外科学会委员、上海市医学美学与美容学会委员、上海市医学美容督查专家、上海市激光医学督查专家、上海市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专家、中华医学会第三届医疗鉴定专家库专家、《中国医学美容杂志》常务编委、《中华整形外科杂志》、《中国美容整形外科杂志》及《中华医学美学美容杂志》编委。
欧阳天祥:他颠覆了整形美容的观念
  外在美能最大程度有助自信
 
  在他的电脑库里,满眼是触目惊心,无助绝望的眼神,不忍卒读的病状,血管瘤,唇裂,
 
  疤痕,畸形,每一则都是声泪俱下,而每一则最后,又都是绝处逢生,逃出生天。
 
  新华医院激光整形美容外科主任,主任医师欧阳天祥中国整形美容协会理事,国际整形重建与美容外科学会会员,中华医学会及上海市医疗鉴定专家,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分会小儿整形外科专家委员会副组长,擅血管瘤和血管畸形治疗,擅各种微创整形美容,新生儿和小儿先天性畸形整形,生殖器再造等。
 
  从长海医院起步,在新华医院达到一个高峰,他说,“人挪活”,到新的环境,人们往往要证明自己。到新华医院后,他的专业技术完善改进及新技术比之前有百分之七十的提升改变。近二十年,他已经逐渐接近了站在这个领域的世界巅峰。
 
  “这个领域变化无常,必须站在潮头,感受最猛烈的巨浪,否则,哪怕你之前多么出名,转眼就是云烟。”
 
  为了提升美容艺术修养,他不得不抽时间一遍遍看最新电影,看最新美剧,看时尚的电视节目,了解国内外最新时尚,熟悉各路明星,他说这也是工作之一。他把美容病人称作顾客,“他们是有特殊需求的,想有刘嘉玲的鼻子,刘德华的下巴,张柏芝的嘴唇。但是,我会告诉他们,其实梁朝伟不一定适合你,你更适合张国荣。”
 
  根据顾客性格特点和喜欢的名人影像等心理综合设计的安排整形美容方案,在他看来是追求的高境界,“其实,是要熟读顾客性格,把他的性格在容貌上恰如其分的表达出来。所谓,字如其人,貌如其人。”
 
  做过太多手术,他对整形美容的观念是颠覆的,“都说美是由内而外,我却认为,没有外在的美,滋生不出内在美,因为,外在美能最大程度濯生自信,自信就是潜能,就是不可思议的生产力。我们整形医生,就是让顾客重新捡回自信,回归常态的魔术师。”
 
  他坦言,整形美容是离人文医学最近的学科,他做过一些无数变性手术,“他/她们认为自己是套在男人壳里的女人,或是套在女人壳里的男人,都很痛苦,我与河莉秀交谈,能发现她之前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在那些病人面前,我谈不上恻隐之心,只是深度理解,然后做好一个医学家该做的事。”
 
  “很多人以为,医生是一群文弱书生,他们弄错了。能做好医生的,除了要有高智商,还要有高情商,每天面对各种悲欢离合,观看各种人性表演,对各种心思和把戏,真的是一眼看的门清。”有时面对不期而遇的不合理或恶意投诉,他表示能够理解奉陪到底,“其实,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很多时候,不是沟通不够充分,而是人性经不起考验。”
 
  如果退休了,他想操起油画笔,“我不缺乏审美的眼睛,我只有没有时间,我想把美好的回忆,一笔一笔有层次,有质地的记录下来,人生,其实也应该是层次丰富的。”
 
  与整形外科相遇是缘分
 
  欧阳天祥说,他走上从医的道路,有点纯属“天意歪打正着”。1979年高考,他并没有报考医学院,但由于成绩非常优异,被能可以优先招生的第二军医学院大学选中。“在那个还讲家庭成分的年代,家里有个军人还挺好”,这样想着,他就上了军医学院大学。人生就是这样,开始走一条路并没有多大的想法,走过去了才发现身后的一路泥泞和鲜花。
 
  军医学校的五年是一个磨练。作为一个热爱理工科的学生, 突然要背诵大量的医学名词,要熟悉解剖、生化、病理,实在有些痛苦,但并不影响欧阳天祥以优秀的成绩完成学业。而在长海医院、长征医院见习的一段时间,他跟着一批出身德国派系——同济医学院著名专家如南派骨科屠开元等素以严谨著称的资深老教授学习,算是真正领略到医学家的风格。有一次,他在病房亲眼看到一位大教授当着病房所有人的面,把书写不够完好的病历一张住院医生递给他的病例报告扔出窗外,毫不留情面,住院医生跟着跑出去捡拾回病历——报告写的不好,就得重写,这种严格要求的态度感染了他,“写病例,查房,换药,哪怕测量体温,血压,任何一件事情都要认真对待。那个时候我喜欢把什么事情都做在前面。在长海医院普外科实习的时候,我上面有进修生、 住院医生、主治医生、副教授、教授、科主任,我每天早上我很早就到医院,把事情都准备都打理好,这样的收获会是最大的心里也有满足感。”
 
  在见习时,他听过长海医院一位教授和患者之间的谈话,对他将来的认知意义深远。“教授接待一个胃癌病人,从头到尾,跟病人说得清晰冷静,问题怎么发生的,病情怎样,手术会是什么样子的,手术的并发症有哪些,如何防止,全部讲给病人听,而病人始终很安静地听着,我当时心里很震撼,原来病人可以这么接受自己患癌症的事实,这样安静地听医生的分析,这种情况下,哪里还有紧张的医患关系?”
 
  毕业之后,欧阳天祥被分配到福建惠安部队中心医院呆了一年,这是他人生中很重要的一年,既艰苦又幸福。惠安部队中心医院里一个放书的小房间就是图书馆了,没有太多资料可以查阅,遇到一个复杂的病例全院讨论。他甚至是在这家医院第一个做过脑脊液压力测定的医生,很多病情只能靠自己独立解决,同时还要克服各种条件上的不足。在一次内科查房时手术前,他按照长海医院实习培养的学习习惯惯例问一个内科主任,这个病的病理生理是怎么回事,对方一时没有回答不出来,后来别的同事私下告诉我,那主任对我很生气,说我刚毕业,就为难上级医生,其实我很冤枉。“在长海医院,学生一定要提问,最好把老师问到回答不出来,这是必修的功课。”医疗设备和医疗水平的巨大落差,让他深有触动,也更加渴望在高水平的环境下继续学习深造,否则很容易落伍。一年后他报考了母校第二军医大学的在职研究生。
 
  又是一次冥冥中与整形外科的“缘分”巧合。刚参加工作一年不允许报考临床,欧阳天祥只能报考病理生理学,当时考上的有10个人,但是病理学研究生只录取前两名,剩下的他被随机分配到整形外科。对他来说,这真是天大的惊喜——在长征医院见习的时候,欧阳天祥就是在整形外科见习,这是他最喜欢的专业。
 
  微整形  四两拨千斤
 
  “善于独立思考,是我读研究生最大的收获。引我进门的是长海医院的郭恩覃老师,那是飞速成长的时期。我最感激的就是他培养了我的各方面的独立能力。老师很优秀,全世界首创第一个做小关节游离移植、用会阴轴型皮瓣阴道再造等,在学术界德高望重是个漂亮的手术。”
 
  研究生毕业后,欧阳天祥留在长海医院工作,他专情于整形外科,后来又读在职博士,“到现在是26年,包括门诊,这期间做的整形手术有万例以上了。”
 
  在他看来,整形医生分三个层次,第一个是工匠,依葫芦画瓢——比如做个双眼皮,把每个手术都按照流程完成,这是达标了;第二个是会根据人的脸型来设计匹配,不仅仅会做手术并且知道手术应该怎么拿捏合脸型,做出来的双眼皮不仅合格,还要好看,第三个是最高境界,是除了依据脸型外,还要根据一个人的性格特点设计手术方案,“一个性格温柔的人是不是长了一张温柔的脸,一个有个性的人是不是有着符合自己的面貌特征,这些都需要个性化设计。是可以通过微整形调整的。微整形时代,不需要动大手术,是可以通过微整形改变面部轮廓。,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这这几年微整形飞跃发展,作为一个整形医生,如果技术上跟不上时代发展就容易被淘汰,一个与时俱进的整形医生才是好医生。我认为,整形美容是让外表年轻化,人对美的认知是从外到内的,一见钟情为什么存在,一眼看到之后产生愉悦,才会发生。”
 
  他认为,整形还要根据个人需求。比如有些人喜欢刘嘉玲的的鼻子,喜欢张柏芝的脸型。“我们专业上叫心理追求目标,我平时要看电影,看电视剧,顾客(整形美容的病人,我们一般这么称呼)想要哪个目标,我就会去找来看。但是也会出现一些认知的偏差,二十多年前我在门诊碰到一个小伙子,个子一米五都不到,却要做成法国影星阿兰德龙的脸——身材的整体配套比例也要考虑,要协调才好看,这种情况下,我会说服他。”
 
  在欧阳天祥的案头始终有一本马尔兹的《你的潜能》,他非常认同书中的观点,“自我意象是人类个性和行为的关键,改变自我意象就能改变人的个性和行为。十几年前,这本书对我的影响就很大,整形医生做的就是挖掘潜能的事,让人们恢复自信,自信创造生产力。”
 
  有一个朋友的太太做了整形美容之后,朋友跑来告诉他:“你改变她了,她以前不涂口红,做完手术之后开始涂口红了,工作也比以前更有干劲了。”
 
  他觉得,整形美容手术卖的不是产品,而是一种叫做自信的附加价值。
 
  化“变性”复杂为尊重
 
  世界上第一个变性人是英国的战地记者詹姆斯?莫里斯,1964年,当时已经成为父亲的他,坚持做了变性手术,改名珍?莫里斯,并且写了一本书《世界:半个世纪的行走与书写》,向世人展现了她的内心世界,人们才开始理解变性人的需求。
 
  1996年,欧阳天祥做了长海医院第一例变形手术,女性变成男性,手术非常复杂,从早上8点做到晚上10点。“做变性手术手续是很复杂的,要家人同意,要公安局备案,社区的证明,心理医生确认的判断书,有严格的审批报告,要诊断确实是异性病。变性意志坚定不移的,还要排除精神分裂,排除同性恋,排除异装癖,排除反社会行为等,并且通过心理治疗无效的,服用异性激素无明显不适反应等等,才会考虑进行这类手术。”
 
  这类手术,以后他做了不少不下几十例。他说,非常能够理解这些病人,“我们应该给变性人足够的尊重。前不久我和河莉秀做一个节目的时候,在座的所有女士都没有她的女人味足,一笑一颦,散发着女性的魅力,她的女性气息是自然天成的,她本来就是女人。”
 
  作为医学家,他更关注手术本身。“如果不手术,她们可能没办法生存,过不了自己那一关。但是作为家庭,家长父母好不容易生了一个儿子,男孩要变成女孩人,感情上难以容忍。我会去做些沟通,起码,做了手术之后至少他们可以独立生活好好生存。”
 
  创立品牌  创造快乐
 
  2006年,欧阳天祥到了新华医院,在小儿整形外科上树了一面大旗。“新华医院创科是从零开始,创立品牌,团队建立,很辛苦也很值得。”
 
  “一般儿童医院的整形医生,是之前做小儿普外科医生成人整形手术后来又去三甲医院的成人整形外科进修一年左右回来从事小儿整形的,儿童医院的小儿平台好但整形基础不够强,三甲医院的整形外科整形基础强但小儿平台特别是麻醉、护理、小儿内外科综合问题的处理都弱,而新华医院的小儿小孩麻醉技术非常好,小儿整个平台非常强大,在此优势的平台上,小儿整形医疗水平迅速提高提高就快。”现在,欧阳天祥可以给出生七天的孩子做唇裂手术。大部分小儿畸形越小做,效果越好。“来做儿童整形手术的比例快占到整个科室手术60%了。小孩整形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全新领域,手术年纪越小,疤痕越小,恢复快,而且孩子生长很快,可塑性强,年纪越小,神经发育未完善,越不完整,疼痛少。而且,越早做对小孩子心理发育影响小,也让和家长尽早从焦虑中解脱出来,家庭和谐。创科的时候很难,但我必须坚持下来了。”
 
  除了专科医院和上海九院整复外科是“巨无霸”,整形患者被九院“吸”走很多,而美容顾客整形外科在任何一个医院都是小科,美容是在民营医院在大量铺垫盖地的广告宣传下大量分流。因此,在上海的公立医院要做好整形美容,必须要有自己的特色,十年过去了,新华医院整形外科,在小儿整形上,欧阳天祥不但确立了全国的优势领军地位,在国际上也是有了一席之地,而在成人整形美容方面,又有他30年的丰富临床经验,面部美容、微整形的顾客经常慕名而来。
 
  “很多小孩子看到我会笑。家长都很奇怪。我会叫她小妹妹,小美女,小宝宝,我内心就是喜欢孩子的,来这里的孩子,外表上多多少少有点异于常人,经常会受到歧视的眼神。而我看到孩子的第一反应是确定诊断,找出合适的个性化治疗方案法,我要真正地解决小儿的医疗问题。”2011年温州动车事故的幸存者、“奇迹女孩”项炜伊的创面修复手术就是他做的,“两岁的孩子取块皮都很难,皮肤太薄,要求很好的技术。”
 
  从长海到新华医院对他来说是个升华。KM综合症国际上是30%的死亡率,而在这里没有一例死亡病例,他创新了一个新的方法,目前正在整理上报这项成果。“婴幼儿血管瘤做的也很多,我们选择最合适的个性化治疗,有的局部激光及用药,有的服药及微创治疗,有的早期一次性手术反而有利,不是说切掉了就算了,我们还要修复重建——血管瘤切了以后皮肤都没有了,不能暴露出来吧,我们有这个手段,关于这一块的研究,我们和国际上的水平不相上下。小儿脂肪移植手术是个新型的技术,我们给也有很大提高,半岁的孩子我们就能就做了,早期的小儿脂肪移植能够很好矫正先天性发育等畸形,不仅使手术简化有效,还能早期解除儿童的痛苦,而目前国外要六岁以后才做。其实做美容也好,整形也好,是让人们自信地生活,回归社会。”
 
  欧阳天祥说,一个好的整形医生,很多时候要体现自己的设计感,有艺术家的感觉。“再造病人的部分肌体,有一种创造的快乐在里面。”
 
  采访对话
 
  唐晔:如果重新选择,还要做医生吗?
 
  欧阳天祥:一定还会。为什么我选择做医生,就是因为我做得津津有味,内心是自豪的。我感谢病人给我的莫大的成就感,每一次手术,都是一件作品,一件艺术品。医学的魅力在于无限的探索,在于它的不确定性,整形这个行业就更是因人而异,设计是很有味道的事情,每个人都不一样,你的畸形病长在这里,他的畸形长在那里,结构不一样,器官不一样,供血不一样,功能不一样,方法不一样,安全度不一样——我喜欢掌握很多基本的东西之后再开始创造,分析每个人的不同是基本功。比如,艺术感、整体感、性格化设计就是基本功,有很多人专门去韩国做手术,由于与韩国医生沟通不佳,韩国医生按他的“喜好”设计手术,顾客往往不满意,但往往回国后来找我再,让我把鼻子、眼睛都改了。其实单看这个鼻子,眼睛,都是很漂亮的,但是放在一起就不好看,整个脸很别扭——就是缺少艺术感和性格的协调。
 
  唐晔:有些医生跟病人说话是家长式的,让病人直接去做什么,也不解释,您和患者沟通是怎样的方式?
 
  欧阳天祥:是分析式的,把什么都解释透了然后让病人自己选择。为了让病人更好地理解,我经常使用比喻,比如说血管瘤,在正常某个部位是一条河流,现在病变部位变成沼泽地了,那么要治疗这片沼泽,会有几种方式。我会分析每种做法的利弊,然后让病人选择,我喜欢让病人清清楚楚,病人最后经常会说,我听你的,然后我会给最适合患者的治疗方案做出判断。通常,我第一次看诊都会花费很多时间,让病人或家属对病情和治疗有个较什么都清楚了的认识,他们我们就可以配合做每个阶段的治疗,这其实是高效率的。
 
  唐晔:您觉得,学医者应该具备什么条件?
 
  欧阳天祥:除了智商以外,还要求高情商,包括责任心、,爱心、,执着踏实的态度、,会沟通、,心灵手巧——要求太高了,所以不少发达国家,我建议,大学将毕业的学生,心智基本成熟,对职业有一定的判断能力,后才评估自己选择是否合适不是从事做医生行业,这个时候有了对自己的职业判断,因为在高中的时候并不清楚职业意味着什么,听别人说医生很赚钱就来报考医学院,这是大错特错的事情。
 
  学医者对知识和经验的理解应该是发展性的。知识是好东西,但有时候是限制思维的,教科书上的东西会禁锢人的思维。有时候经验太多,发散思维就少了,新的点子就少了。
 
  唐晔:如果退休了,您会做些什么?
 
  欧阳天祥:画画,真喜欢这个,整个社会的节律反常,我们太缺少生活的情趣。我到过美国,美国人很有生活节律,家庭观念很强,晚上吃饭一家人都会在一起,在中国,好像大家都觉得工作是第一。我回国来之后妻子说我改变了一些,会抽时间带着全家去吃饭、看电影——会生活才会享受。以前我是马不停蹄,现在有时候也需要慢慢走,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美的东西,都被忽视了,我们创造美,也要懂得欣赏美。
 
  相关连接:
 
  欧阳天祥
 
  从事整形美容外科30年,技术精湛全面,具有处理各种整形外科疑难杂症的丰富临床经验。擅长:1.各种微整形、微创美容手术,精湛脂肪移植面部及形体雕塑,修复面部疑难失败美容病例;2. 各种复杂的新生儿及小儿先天性畸形整形;小儿脂肪移植;3. 血管瘤和血管畸形综合特色及个性化治疗,达到国内领先、国际先进水平;4.性器官畸形与再造,变性手术;5. 各种乳房畸形整形与美容;6. 疤痕及创伤晚期畸形修复; 7. 各种难治性创面修复、体表肿瘤切除美容修复。
 
  副主编《皮瓣移植实例彩色图谱》,主译《瘢痕修复》;参编《儿童整形外科学》、《现代整形外科学》、《现代美容整形外科学》、《整形与烧伤外科手术学全集》、《实用整形外科手册》、《实用临床肥胖病学》、《临床病例会诊与点评-整形外科分册》等9部专著。发表6篇SCI(其中一篇在全球整形外科顶级刊物PRS发表),核心论文共120余篇。负责上海市卫生局重点项目2项,上海交通大学科技基金项目1项,参加国家卫生公益性行业科研专项经费项目1项,参与上海市卫生系统重要疾病联合攻关项目1项;第1、2作者获军队科技进步三等奖各1项,参与军队医疗成果一等奖1项、第二军医大学医疗成果二等奖、第六届上海市临床医疗成果三等奖 ;以第1完成人获得上海市科学技术成果1项。先后培养或联合培养博士、硕士研究生十余名。
 
  ((采访/唐晔)

医生访谈

闵伟福:掌握病人不同体质攻克小儿哮喘

医院探营

医院◎探营走进:北京海军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