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您还可以用以下方式直接登录:

健康新闻

󰀂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400-0596-618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医事评论 > 正文

江苏镇江中医院院长王小平受贿137万被判11年

发布日期:2015-06-30 17:47来源:未知作者:朱云点击量:

江苏省镇江市中医院院长王小平受贿金额达137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对于医疗卫生领域职务犯罪产生的原因,除了医药市场供过于求竞争激烈外,少数医务工作者法律意识淡薄是一大原因
    江苏省镇江市中医院院长王小平受贿金额达137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对于医疗卫生领域职务犯罪产生的原因,除了医药市场供过于求竞争激烈外,少数医务工作者法律意识淡薄是一大原因。
 
    连夜转移贵重物品
 
    2014年2月,京口区检察院收到的举报信反映,安徽省亳州市瑞草中药饮片有限公司总经理张亮为销售中药材,长期向镇江市中医院有关人员行贿。经过初查,办案人员发现举报信内容大都属实。
 
    在证据面前,张亮供认不讳:为销售中药材,自2008年至2014年春节前,他累计向镇江市中医院部分领导行贿共计56.38万元,其中大部分钱物都送给了院长王小平。
 
    听闻张亮被检察机关调查的消息,镇江市中医院院长王小平连夜转移家里的一些贵重物品,十几万元现金、几万元购物卡、金戒指、象牙手镯等全都被他放入行李箱内,塞了满满两大箱。天还没亮,王小平便迫不及待给院里基建办主任施某打电话,让他来家里带走代为保管。
 
    2014年4月21日,京口检察机关以涉嫌受贿罪对王小平立案侦查,并果断对其采取监视居住强制措施。面对检方的讯问,王小平始终保持沉默,更没有提及转移财产的事。王小平沉默、不配合的态度一度使案件侦查陷入僵局。
 
    400万元给女儿买房
 
    侦查人员通过分析王小平及其家庭财产支出情况,很快发现,其支出大部分都花在了独生女儿身上:其女到苏州上大学,读的是学费最贵的中德合作办学的工商管理学专业,其中一年是在德国就读,仅学费就6千欧元,住宿、生活费用都是自理。不但如此,女儿大学毕业后,王小平又送其去英国读研究生,在没有奖学金的情况下,为女儿投入高达几十万元的学费生活费。女儿毕业后在家呆了一年,后在北京找到了工作。为不让女儿在外面租房子、坐地铁赶公交,王小平在北京给女儿买了一套100余平方米、价值400余万元的商品房,一次付清房款。买完房后不久,王小平又给了女儿20余万元买车。
 
    “这么多钱从哪来的?哪怕是作为一个拿年薪的医院院长,哪怕家里曾卖过房子,这些巨款也怕是要不吃不喝很多年才能攒到,更何况你还刚为自己买了别墅,刚装修完不久?”面对检察官的讯问,一阵沉默后,王小平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交代了受贿金额高达137万余元的犯罪事实。此外,家中还有近一百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药剂采购链多人腐败
 
    在调查王小平涉嫌受贿线索期间,京口检察机关根据行贿人张亮的供述,又对镇江市中医院药剂科现科长袁武军立案侦查,其很快交代了利用负责药品采购等职务便利,为他人提供帮助,收受贿赂15.2万元的事实。京口区检察院立即与镇江市卫生局纪委、中医院纪委碰头,对其他可能涉罪人员进行了专项法制教育,希望主动投案自首,但很遗憾,没有人抓住这最后的机会。
 
    随即,镇江市中医院药械科前科长刘必武、药剂科采购员张艳惠被检方立案侦查。经查,刘必武收受17.4万元;张艳惠收受9万元。
 
    至此,京口区检察院在镇江市中医院系列腐败窝案中共查办8人,涉案金额达300余万元。2015年6月19日,王小平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在此之前,袁武军、刘必武、张艳惠因犯受贿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10年、5年,张亮、张怀申、孙俊因犯行贿罪被判处1年至2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及缓刑,安徽省亳州市中药饮片有限公司因犯单位行贿罪被判处罚金人民币65万元。
 
    如此严重贪污腐败现象,原因为何?
 
    究其原因,群众对医疗卫生服务需求的日益增加、社会整体医疗资源不足、行业制度和法律法规不健全、医疗工作专业性较强、医疗用品市场相对封闭等矛盾,导致了该领域职务犯罪高发,医疗腐败、医患矛盾凸显。
 
    对于医疗卫生领域职务犯罪产生的原因,京口区检察院检察官彭莉认为,除了医药市场供过于求竞争激烈外,少数医务工作者法律意识淡薄是一大原因。部分医务工作者对法律知识了解程度不高,法律意识淡薄,错误地认为收回扣、好处费、开单提成费等行为是医疗领域的普遍现象,不是犯罪。
 
    而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医院内部监督制约机制失灵。医疗机构在医疗设备、药品器材招标采购、工程基建等方面虽有相关规章制度,但多为宏观层面规定,缺少实施细则,院务公开透明度不够,药事委员会、购置医疗器械设备领导小组往往形同虚设。
 
    与此同时,医疗卫生主管部门监督管理不到位也是一大原因。部分卫生主管部门在对医疗机构的监督管理上,存在重业务实绩、轻队伍建设的倾向,对于出现问题的医疗机构,因医务人员涉及面广,且涉案的医务人员往往是该机构的业务骨干,一经查处可能导致相关科室瘫痪,损失的代价太大,出于维护医疗机构的形象和效益,保护医务人员的工作积极性等考虑,不愿查处或查处不力,对于医务人员收受“回扣”的行为多倾向于政策处理,只要退出“回扣”便不再追究责任。
 
    权力监督体系需健全
 
    对于如何防治医疗卫生领域职务犯罪,京口区检察院预防局局长戴志刚认为,首先应积极探索“医药分开”体制,以中央深化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为契机,破除以药补医,理顺医疗服务价格,推动建立科学补偿机制,规范药品器械采购供应,建立统一的基本药物采购平台,减少环节、透明运行,全面推进医药收支两条线管理,健全医院内部绩效考评体系,彻底破除以药养医的工作体制。同时严禁给医务人员设定创收指标,医务人员薪酬不得与药品、耗材、医学检查等业务收入挂钩。
 
    “应当着力健全权力监督体系。制定切实可行具体操作的防范制度,形成相互监督、相互制约的良性工作机制,对重大决策、盈利亏损、个人分配等事项实行医务公开,建立药品、医疗器械采购档案,对每次公开招标的原始资料、报价单、采购合同等资料登记造册、归档备查,切实加强对关键环节和重点岗位人员的监督。”
 
    总体上说,加大对医疗卫生领域商业贿赂的打击力度也必不可少。同时,探索建立医疗卫生领域廉政准入机制,对有行贿记录的医药代理及时录入行贿犯罪档案,通过完善行贿档案查询制度,最大限度地增加医药代表的违法成本和风险,努力从源头上遏制医疗系统职务犯罪的发生。

关注健康新闻网:http://news.wenbing.cn/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