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您还可以用以下方式直接登录:

健康新闻

󰀂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400-0596-618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医事评论 > 正文

职工反对煤炭总医院改制 怕丢了编制?

发布日期:2015-01-16 14:26来源:未知作者:我想拥有一只猫点击量:

2015年1月6日,凤凰医疗与北京煤炭总医院合作建院的消息,引发业界关注。对凤凰医疗来说,此举可能是其在医疗模式布局上的全新突破,而煤炭总医院的职工似乎并不买账。近期,一张煤炭
  职工反对煤炭总医院改制 怕丢了编制?
  2015年1月6日,凤凰医疗与北京煤炭总医院合作建院的消息,引发业界关注。对凤凰医疗来说,此举可能是其在医疗模式布局上的全新突破,而煤炭总医院的职工似乎并不买账。近期,一张“煤炭总医院全体职工反对凤凰医疗并购”的照片被医护人员在社交网络上广泛转发。这张照片让这个看似北京公立医院改制破冰之举的改革样本又添变数。从健康界所接触的各方来看,无论是院领导的三缄其口,还是医院员工对此的躲躲闪闪,改制之事都显得迷雾重重。
 
  “要改制问过我们吗?”
 
  “你听说了吗?我们医院要改制,但是很多职工反对,之前也没有征求过职工意见。”
 
  从照片中可以看到,40余名医护人员打扮的人站在煤炭总医院门诊楼外,大家用拇指朝下的动作表达不满,这张集体照最前方的牌子上,清晰地写着“煤炭总医院全体职工反对凤凰医疗并购”几个大字。
 
  医院职工反对社会资本参与医院改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担心自己事业单位的编制被取消,医生一旦成为社会人,没有了体制内的保护,无论是晋升还是养老,都将受到影响。尽管现在已有越来越多的公立医院医生勇敢地走出体制,但大多数医生仍然把编制看得比天大。
 
  院领导显然对职工的担忧早有准备。有医生透露,此前不久,医院曾组织部分职工到凤凰医疗集团参与改制的另一家医院——北京京煤集团总医院参观。然而,这次参观并没有让职工对那就看似高大上的医院产生好感,因为他们听说“凤凰插手改制的医院,医护人员流失严重。”而且,这个没有经过证实的信息在煤炭总医院医护人员中间迅速传播,他们认为,民营资本的介入,无论在业务提升还是收入方面,对员工并没有实质性的好处。
 
  随后,王雷千叮咛万嘱咐,让健康界的编辑千万不要对外公布他的真实身份和姓名,“因为有院领导已经说了,这件事谁‘捅’给媒体,开除谁。”采访中,健康界曾拨打院长王明晓和医院宣传部门负责人电话,但二人均拒绝接受采访。
 
  尽管煤炭总医院医护人员对此小心谨慎,但网上却能不断听到反对的声音。2015年1月7日,健康界发表题为《凤凰医疗与北京煤炭总医院合建新院》的文章,评论几乎一边倒地提出对此事的反对。包括“我们员工反对,有人管吗”、“流氓行为,强奸民意”、“真的很伤心,怎么能这么就给卖了”、“不明不白不知不觉不清不楚”等。
 
  在对外经贸大学中国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曹健看来,医院职工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众所周知,凤凰医疗的收益部分来自于供应链业务,医院过去购置医疗器械和耗材过程中给予医生和科室主任的灰色收入,未来很可能会转移到上市公司的利润上。“从目前来看,煤炭总医院很可能通过改制,在一段时间之后发展成为混合所有制的民营医院,习惯了体制内保护的医生不容易接受。”曹健说。
 
  煤炭总医院真的亟待注资吗?资料显示,煤炭总医院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是一家提供医疗、教学、科研、预防治疗服务的三级综合医院,拥有编制病床515张,开放病床509张,重点科室主要包括创伤外科、呼吸内科、心脏中心、肿瘤内科、中医科及放射科,是国家安监总局的直属事业单位,也是全国矿难事故医疗救援的中坚力量。不过,在优质医疗云集的北京,地处北三环黄金地段的煤炭总医院一直显得十分低调,硬件设施也并不显眼。2014年12月,医院还因为存在申报项目与实际发生项目不符等问题,被北京市医保中心处以黄牌警示。
 
  “大胃王”凤凰医疗
 
  让改制这件事在医院职工中炸开了锅,是凤凰医疗集团有限公司于今年1月6日发布的一则公告。
 
  公告称,该公司将与中国安监总局及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订立一份不具约束力的合作共建框架协议,同时设立合营公司——安康医疗产业投资(北京)有限公司。安康医疗注册资本为10亿元人民币,凤凰医疗、安监总局和中信信托分别拥有35%、40%、25%的股权。安康医疗将依托安监总局系统内医疗机构和疗养设施,为北京市和中国其他地区安监总局员工及社会城镇居民提供一般医疗、疗养及救护服务。而安康医疗合建初期,将对安监总局下属的煤炭总医院和职业安全卫生研究中心石龙医院实施资产改制,并以公私合营关系下的“重组—运营—移交”(PPP—ROT)模式与煤炭总医院及石龙医院进行合作共建。按照三方的协议,中安康承担对两家医院全部资本投入义务,所投入资本用于改造建设和运营管理;中安康对煤炭总医院现有设施进行改造扩建,两年内将医院运营床位增至700张,并在三年内于北京市朝阳区建设煤炭总医院分院,规模约为800张。不过,凤凰医疗最新达成的三个协议均尚不具有约束力,需要相关政府部门、公司董事会或医院职代会的审批,因此事件仍存变数。
 
  最近十年,凤凰医疗加速了北京地区的产业布局。相继完成健宫医院、燕化医院改制,参与门头沟区医院改革后,成功在香港上市。到2014年中期,凤凰医疗旗下拥有健宫医院以及按照IOT模式(投资-营运-移交)运营管理的10家综合医院、1家中医院以及28家社区诊所。
 
  公开资料显示,凤凰医疗的业务和收益主要包括三个方面:健宫医院及北京益生的综合医院服务、IOT医院及诊所的医院管理服务以及供应链业务。尤其是药品、器械、耗材等供应链业务,在凤凰医疗的收益结构中占到47%左右。在业内人士看来,此次参与煤炭总医院改制,标志着凤凰医疗正在突破轻资产托管模式,向重资产领域延伸。
 
  业内:改制不是简单的拷贝,ROT模式的核心之一是建立多元监管机制
 
  北京立方社会研究院特聘专家李军考斯多年来一直专注于凤凰医疗产业布局的研究,在见证了其参与的门头沟区医院改革之后曾著书《第三路径》剖析改革。李军考斯告诉健康界,门头沟区医院采用ROT模式进行改革是成功的,但并不意味着这种模式可以简单地拷贝到任何医院的改制过程当中。
 
  “改革首先要重视医护人员的利益,因为他们是改革的对象,要尊重并询问他们,比如通过召开职代会取得一致的同意,才能进行下一步的改革,煤炭总医院的改制招致医护人员的反对,显然说明医院并没有做好这一点。”李军考斯说,当年凤凰医疗参与门头沟区医院改制时,最初也有70%以上的医院职工反对,最终通过区政府领导与医院工会代表座谈解答疑问等方式,让职工明白自己的利益并没有被卖掉,才打消了职工的疑虑,让改革顺利进行。
 
  公立医院改革的潜在改革对象是患者,如果不能让患者受益,也不能标志改革的成功,因此在改革过程中也要获得患者意见的反馈。李军考斯认为,为保证医患双方的共同利益,公立医院改革需要聘请秉着客观公正立场的第三方来跟踪改革的主体,由第三方来进行评估,时刻观察改革的操作进程,并将发现的问题及时反映给理事会,以此真正实现改革的多元化监管机制和制衡机制。“在改制启动之前,企业改革设计者就应聘请第三方参与监督,如果在改制之后才有第三方力量介入,第三方也会成为‘聋子的耳朵’。”李军考斯说。
 
  他山之石:别人的改制如何让医院职工满意?
 
  公立医院改制尽管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样本,但已经成功改制的医院仍然可以为后续跟上的医院提供可参考的经验。北京大学卫生法学院研究中心主任孙东东向健康界直言,改制中,征得医护人员同意是重中之重,为保证职工利益,可以尝试让职工作为个人入股,这样能让职工利益与医院经营业务挂钩。
 
  武汉企业医院就走出了一条职工持股的道路,职工占有84%的股份,几家几乎陷入绝境的公立医院通过股份制改制,获得了成功。
 
  华润昆明儿童医院在改制过程当中,人员安置概括为“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即保留所有“老人”事业单位身份和事业单位退休待遇。“股份制改革”成为昆明公立医院改革的标签式做法之一。
 
  广东茂名石化医院经历两次改制,院长王家苏评价两次改制时说:“第一次改制只是简单地把职工推向了市场,没有考虑他们的生存,不合理、不规范、不切实际。第二次改制,真正把股权集中,吸收了对医院发展有利的资金,程序得到合理调整,实现了职工赢、改制公司赢、医院赢和社会资本赢的‘四赢’局面。”
 
  业内认为,任何公立医院改制,都离不开政府、企业和医院职工三方的鼎力支持,这三方缺一不可。广东省汕尾市一次打包改制了三家公立医院,最初有医院职工认为,改革可能是“卖医院”,影响到他们正常权益。汕尾市市长吴紫骊说,改革遵循“四个有利于”原则,即“有利于人民群众得到价廉质优的医疗服务,有利于保障职工合法权利,有利于地区医疗水平的大提升,有利于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这样即使改制中还有不同意见,大家的认识会逐步统一。

关注健康新闻网:http://news.wenbing.cn/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