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您还可以用以下方式直接登录:

健康新闻

󰀂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400-0596-618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曝光台 > 正文

多家企业贿赂医生 甚至还有外资的在其中

发布日期:2016-09-27 14:56来源:新京报作者:admin点击量:

行不正,言不实,自古以来,为了方便自己的利益从而给利于别人的事情都叫做贿赂,这样一去一来,两者都受利,但是到头来,苦的却是老百姓,赚的是老百姓辛苦得来的血汗钱。 全球知名

 多家企业贿赂医生 甚至还有外资的在其中

  行不正,言不实,自古以来,为了方便自己的利益从而给利于别人的事情都叫做贿赂,这样一去一来,两者都受利,但是到头来,苦的却是老百姓,赚的是老百姓辛苦得来的血汗钱。


  全球知名药企葛兰素史克中国行贿事件持续发展,警方日前进一步披露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葛兰素史克中国)部分高管涉嫌经济犯罪案情。包括葛兰素史克中国4名高管在内,超过20名药企和旅行社工作人员被警方立案侦查。


  此前公安部消息称,葛兰素史克中国为达到打开药品销售渠道、提高药品售价等目的,利用旅行社等渠道,向个别政府部门官员、少数医药行业协会和基金会、医院、医生等行贿。


  据了解,涉案的葛兰素史克中国高管涉嫌职务侵占、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等经济犯罪。旅行社相关工作人员则涉嫌行贿并协助上述高管进行职务侵占。


  新京报记者从中国警方高层还获悉,截至7月14日,包括上海临江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在内,至少4家旅行社涉案,一些政府官员和医院亦卷入。


  葛兰素史克事件并非外企涉嫌在华行贿孤例,之前包括辉瑞制药、摩根士丹利、IBM、朗讯、沃尔玛、德普、艾利·丹尼森等诸多知名跨国公司都曾在华涉嫌商业贿赂。


  葛兰素史克中国是目前在华规模最大的跨国制药企业之一。近年来,葛兰素史克曾在美国、意大利、新西兰等国涉嫌违规行为被处以高额罚款。


  中国警方仍在进一步侦查案件之中。据介绍此案牵涉利益链巨大。


  ■ 进展


  “四驾马车”涉案涉及市场营销等部门


  长沙警方前日透露,7月10日,专案组第二次赴沪实施抓捕,将葛兰素史克中国和另外一家旅行社工作人员共9人带走。


  新京报记者从办案民警处获悉,目前被采取强制措施的20余名涉案人员中,包括葛兰素史克中国的4大高管,4人在公司内部号称“四驾马车”,分别涉及法务、人事、市场和营销。


  他们分别是,41岁的法务部总监,赵虹燕;49岁的副总裁、企业运营总经理,梁宏;45岁的商业发展事务企业运营总经理,黄红;以及50岁的副总裁兼人力资源部总监,张国维。


  办案民警透露,上述4高管涉嫌通过各种会务收受贿赂、利用旅行社套现。民警称“数额巨大”,不过具体数额仍在侦查和核实之中。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已有警方掌握的证据显示,葛兰素史克中国举办8000万一场的年会,一名高管涉嫌一次从旅行社获取“贿赂”200余万。


  据悉,警方正对旅行社和葛兰素史克中国展开调查,涉及的上游官员和下游医药代表,仍在进一步侦查。


  ■ 案发


  警方称非内部举报旅行社活动异常引注意


  此前媒体报道,葛兰素史克内斗、内部人士举报,牵出高管行贿受贿案,对此中国警方否认。


  中国警方通报称,年初在工作中发现部分旅行社经营活动异常。办案民警介绍,上海临江国旅几乎没做过任何旅游业务,但年营业额却从成立之初的几百万元飙升到案发前的数亿元。在有关部门的协助下,部署涉案地的警方开展调查,发现葛兰素史克中国及其关联企业,存在重大经济犯罪嫌疑。


  通报称,在掌握确凿证据后,公安部指示湖南长沙、上海、河南郑州等地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于6月27日、7月10日组织开展两次集中抓捕,对葛兰素史克中国部分高管和多家旅行社部分工作人员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


  长沙警方相关负责人披露,6月14日公安部指令长沙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办理该案。6月27日,长沙警方协同沪、豫警方,在北京、上海、南京三地,对涉案药企和上海临江国旅工作人员实施抓捕。第一批带走14人。


  6月28日中午,长沙市公安局官方微博“长沙警事”发布简短消息,首度披露“葛兰素史克(中国)有关高管涉嫌经济犯罪,正在接受长沙市公安机关调查。”


  记者获悉,彼时相关嫌疑人已被押解回长沙。


  ■ 调查


  警方行动曾遭“泄密”行贿从医生至职能部门


  办案民警介绍,涉案高管套取现金的另外一种方式,是利用旅行社虚增会议规模和虚报会议两种模式。


  办案民警举例,某个会议,比如原本只组织了30个人,报账时,旅行社按药企的意思,虚增20人,按50个人报账。


  据介绍,这些虚增套取的现金,一部分被高管非法侵占,据为己有;一部分留在旅行社账上,成为葛兰素史克用来行贿的“备用金”,用以维护医院领导、医生关系,或者对政府职能部门个别官员行贿,或用于消费、旅游。


  据介绍,行贿链条,上至工商、物价、人社等职能部门,下至中国基层医院、医生。有的卖一批药结算一笔钱,合作医生每人发信用卡,开药后第二天就把回扣打进账。


  葛兰素史克中国涉案高管受访时坦陈,包括行贿费用在内的各种运营成本助推了药价虚高,保守估计“运营成本”占到药价成本的20%~30%。


  “贿赂链与利益链紧密相连,”据中国警方高层披露,警方前期调查曾遭遇很大阻力,行动中多次出现“严重泄密”的情况。“一些利益链上的内部人士通风报信,提前将公安调查的消息,泄露给相关跨国药企。”


  ■披露


  一高管涉嫌收受200万


  办案民警披露,葛兰素史克中国涉案高管,常利用决定会务的权力,收取旅行社的“贿赂”。


  一名涉案高管介绍,公司每年都有会务预算,分内部会议和外部会议,每年的预算几亿元。一般内部会议,采购部会提供一份会务供应商名单供选择。相关高管有权决定或提供建议。


  据介绍,上海临江国旅的负责人,为了获取葛兰素史克的相关业务,承接会议,直接行贿相关高管。


  另据办案民警称,个别旅行社为了拉拢客户,甚至专门雇佣年轻女性,向特定的高管提供性贿赂,时间长达4年。


  相关高管则会提前私下告诉旅行社,包括报价、预算等内容会提出建议。


  “4名高管直接拿贿赂。”办案民警称,4名高管每个人名下都有一家对应的旅行社,因此共涉及4家旅行社。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上海临江国旅承接一部分会议业务,从2009年到2012年,业务往来总额1.19亿元。2010年到2012年,一名高管手下涉及3000万元会务费,涉嫌直接接受“贿赂”200万元左右。


  据介绍,这些钱有的以现金直接返给高管,有的则继续留在旅行社账上“备用”。


  据警方介绍,临江国旅老板的家人不会使用电脑,行贿高管后,会手写下账目,警方查获到手写的行贿账本。


  此外,旅行社负责人还与高管建立特殊关系,承接重大项目,“单个贿赂,有的高管一笔拿受贿上百万”。


  ■讲述


  “准备25万,到北京打点几个官员”


  上海临江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翁剑雍,目前也被警方控制。他被称作葛兰素史克中国涉案高管梁宏的“贿赂备用金库”。


  前天他讲述了其公司与葛兰素史克中国的合作。


  内部管理严,通过旅行社走账


  翁剑雍是上海本地人,最早在上海一家主营旅游、会务产品的旅行社工作。2004年,翁进入会务行业。


  2006年3月,翁剑雍成立上海临江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公司雇员近40人。


  在上海临江国旅自我宣传资料中,它是黄浦区旅游局十强旅行社之一,日常主要业务是组织在沪外资企业高端商务人员在中国及世界各地的会议、会务、会展和培训工作。


  “旅游行业的利润会高一些,有15%,但不稳定,”7月13日,翁剑雍在接受媒体集体采访时介绍,搞会务,利润只有一半,8%左右,但每年客源稳定。


  2007年6月,上海临江国旅成为葛兰素史克中国的合作公司。


  翁剑雍说,葛兰素史克公司有严格的财务制度,不符合法规的不让报销。


  据了解,该公司餐费人均标准300元,人均超过500元要特别审核,送礼最多“春花秋月”,即春节送鲜花,中秋送月饼。“送礼、行贿等项目,走财务明账肯定是通不过的,暴露后,还会受到总部和内审部门的处理。”


  翁剑雍说,公司高管要用钱,常常会通过旅行社走账,方式则是内部培训会或者半年会这样的会务形式。


  上海临江国旅最初和葛兰素史克中国疫苗部合作。2009年国庆前后,通过朋友介绍,翁剑雍认识了梁宏,为了维护关系,翁还组织梁及朋友去台湾旅游。


  变相受贿旅行费用


  翁剑雍回忆,大概在2010年4月,开始与梁宏分管的部门合作。


  “2011年开始,梁总开始在经济上提要求。”翁剑雍说,首先梁会直接要现金;其次梁特别喜欢旅游,一部分钱会拿去旅游,“国内国外都有”。


  翁剑雍估计,2010年至2012年,与梁宏所在部门3年总的业务总额3000万左右,梁宏从上海临江国旅收了差不多200万元,“100余万的现金,旅游费用合计80万”。


  翁剑雍举例,梁宏4人去马尔代夫、澳洲旅游,往返机票乘坐公务舱,入住豪华酒店,4个人的专属团队,总计花费约30万,但梁宏支付的费用,不到10万元。


  “上海直飞马尔代夫公务舱一位4万多元,但梁支付每人的旅行费用总计仅1.9万元。超出部分的钱,都在给他的钱里冲抵。这些钱,他本人应该是清楚的。”


  与五六家外资药企合作


  翁剑雍说,他偶尔还会接到梁宏的电话,说下面的几个中层要钱去打点政府部门。


  “他给我打电话,说要拜访一下专家、官员,公司内部的规定不允许送礼。打电话给我,让我准备现金,规避法律风险。而客户提要求,我都会第一时间满足”


  翁剑雍说,有的时候,结算和预算如果有差距,高管会要求“增加成本”,要求结算额多开一些。“比如,2012年下半年,梁总打电话让我准备25万元,说是要打点几个北京的官员,让我先垫付,下次开会通过虚增弥补。”


  翁剑雍说,2012年11月底,他承接梁宏所在部门2个会议,趁机合计虚报10万,虚增的方式很简单,就是把开会的人数,每次多报20人。


  翁剑雍说,今年初,因为意识到“这个行业水太深”,曾萌生退出的念头,把公司盘给别人,没想到年中就被警方抓获。


  据翁剑雍讲述,上海临江国旅除了葛兰素史克中国,还与别的五六家外资药企有合作。从2006年到2012年,年业务量从2000万增到2个亿,前后赚了差不多两千万。

关注健康新闻网:http://news.wenbing.cn/